Lucky for us.  何其有幸
Unlight同人,弗雷特里西x伯恩哈德

 



伯恩哈德撥開瀏海、指尖搓揉前額,一如他所有煩惱的時刻。
他偏首望向壓在自己身上的弟弟,正艱鉅地以傷痕累累的手指解開兄長的衣釦,齒間偶爾蹦出幾個不滿的字眼。兩人盡是血和泥土的味道,劍鞘與皮靴隨意扔置床腳。

「……所以?」

「啊、什麼?」

弗雷特里西頭都沒抬,打量自己少了半片指甲的無名指,最後搖搖頭、似乎是決定等事後再去處理它。

「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

「啊,這個嘛……」連隊社交家聳聳肩,繼續扒光兄長的工程:「咱們剛從戰線活著回來,掛彩,但依然瀟灑帥氣。死了幾個朋友和陌生人。另一方面,弗雷特里西想和伯恩哈德做愛──如果他能在失血過多前解開那天殺的皮帶。」

那天殺的皮帶主人轉而望向士兵寢室內,出發前一座座鐵架床上擠進各式各樣的人,交談聲窸窣交雜,現在只剩寒冬水銀色的日光霸佔床單,空得可怕。他已經習慣到可以省去難過的心力,但某種類似被向下拉扯的失落感還是有的。

「你是那種類型?」

「姆?」

弗雷埋在伯恩頸邊啃咬,聲音含糊不清。

「殺人後會特別亢奮。」

個性截然不同這件事,並沒帶給伯恩太大困擾──他瞭解他,只要以自己為起點,向反方向等距離數算,終點就是弗雷特里西。但進入連隊後,那樣的估量方式正逐漸而確實地失去效用,戰爭把所有事物一口吞下,消化成混沌,隨地排洩。

「不。我是……」

年輕騎士終於停止動作,正視身下的男子。

他咬緊下唇持續一陣子沉默,要不是周遭過於死寂、聲音幾乎立刻消失於空氣中:「不知道自己能幸運到什麼時候。」

他們就這樣在寒冷和安靜中互視幾百萬年。
最後伯恩輕嘆口氣「是嗎」,開始用他傷勢較輕的一手將對方的外套拉鏈扯開。弗雷特里西眨眨眼,似乎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正處於迴光返照的幻覺中,摸摸自己的臉又摸摸兄長的。

「啊、呃……那個……」

「幹嘛。」

「還以為老哥你會一腳把我踹下去,因為理由太白癡之類的。」

「你希望那樣嗎。」

「──嘛啊、下次我想在地板上做的時候再說吧。」

年輕騎士恢復既往的從容,像久餓的大狗看見晚餐般朝兄長撲去。

多希望讓彼此活著歸來的是某種比運氣更穩妥的東西。伯恩邊克制自己不發出太多聲音邊想。「如果」,有比這假設性更低的措辭更好,「如果」某天回來的只剩他,自己會被向下拉扯到哪裡。

一定是比死還要深的黑暗吧。







一、我一定要抽到閃閃。
二、如果是這對雙子,被官方打臉打到滿地找牙也是甘之如飴姆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ltcult 的頭像
saltcult

世界表面是假的

saltcu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