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跟阿霞風:請用「她吃了一隻貓。」為開頭寫一篇文章,字數不拘。
下手流暢的題材,懶得修了。WORD的排版都會崩掉放給它死^q^




她吃了一隻貓。
本週第二十一隻。

「今次的食材是貓呦」
七天前,眼神像鹿的男侍愉快宣布。
「沒有小女生不愛貓!吃起來會比較開心吧?」

女孩的否認卡在牙縫間,跟上週拒吃蟾蜍的後果一起。
於是侍者行雲流水地呈上一盤盤貓。

規格不變。儘管菜色僅止一隻貓,奶油刀、湯瓢、茶匙及女孩叫不上名的餐具,依然嚴謹地將饕客包圍;貓的原貌及料理過程,先由男侍餐前口頭解說,再以高解析度的影片隨餐播放。(我們本來打算推出真人秀,預算不夠。)

用膳後(嘔吐物也是得舔乾淨的、小姐,這是規定。),侍者熟練地淨空圓桌、騰蓋上新桌布,一組紙筆翩翩降臨中央。

女孩只得動筆。
 

包心菜短耳貓肉球

清爽彈牙,肉球不如包心菜醃得入味,也許多一點蕃茄……

土豆泥佐醬燒波斯貓

波斯貓的脂肪部分比其它貓要來得甜。

廚師事先把土豆跟貓掌一起灌以白酒悶煮,充份帶出它的……

糟蒸藍貓

我不想

塞在貓肚裡的餡料,由貓的眼珠和蒜泥拌製而成……

…………

……

她的意志七零八落,分別用來維持字跡工整、努力回想貓的味道並阻止胃酸再次衝上喉嚨。必須絞盡腦汁──根本不知道核准標準在哪,某次因為「食記差強人意、小姐」她又多吃了七天的蛞蝓;而她對蜘蛛料理的論述似乎頗受讚譽,八腳怪只在餐盤上待了四天,隨即被長頸鹿取代。

所幸侍者似乎只管嘴巴的進出。一紙心得被女孩的淚珠落得半濕,他也無動於衷,當對方在鼻涕和哽咽間擠出模糊一句「寫完了」時,甚至能得到幾張溫馨的面紙。

終於,7*3=21
三餐吃貓的日子面臨尾聲。

「求求你。」

男侍應聲打住腳步,回望餐桌後的女孩。
通常他會跨越跟前的桃木大門,頃刻即返,告知女孩合格與否及下週的食材,旋即便是餐具及永無止盡的進食。

這個循環在女孩放棄數算前已經反覆1875次。

「小姐還需要面紙嗎?」

「不、」女孩十指揪住桌沿向前,但無論她如何使勁,下半身依然牢實地固定在長椅上(規定、想當然爾):「求求你、你一定知道、知道怎麼離開這裡、一定有辦法?一定有?我可以、我保證、不管到哪裡、只要不在這裡、求求你、求求你、我不會說出去……」

「噢。」男侍尷尬地調整領口:「我很遺憾、不行,小姐。這兒是地獄,以紀律嚴明著稱,跟天堂那種散漫的老鼠會截然不同──對裸奔的成員絲毫不加以管束、哎、難以想像……」 

女孩開始尖叫,央求侍者大發慈悲、或乾脆殺了她,她不會再吃任何東西、以家族的名譽發誓。

但男侍只是佇立原地,平靜地指出女孩要掐著桌布歇斯底里半甲子也成,地獄有充裕的時間讓颱風自體消滅,事實上他們一向如此處理。萬能慈悲的SOP。

但女孩沒有聽進去,她挖出眼球、咬斷舌頭、撕裂頭皮……


 

很久很久以後,女孩精疲力盡。

她發現自己坐在餐桌後完好如初,而侍者剛掩上桃木門扉。

「小姐,廚師問你再來想從博美還是吉娃娃開始。」



 

我以為這種獵奇話撞車率很高,結果大家都在賣砂糖我便可泰然處之XDD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ltcult 的頭像
saltcult

世界表面是假的

saltcu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ARUHIKO
  • 好棒好過癮!!!!
    親愛的信賴的華麗發病!
  • 哦哦哦有親愛的稱讚潮爽德!!!(YAY)
    你也快來病一下很蘇湖XDDDDDD

    saltcult 於 2011/06/07 22: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