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同人,弗雷特里西x伯恩哈德
※女體描寫、捏造有注意








女孩高傲的視線夾雜問號,不屬於審判官的那種。
高跟鞋黑暗中依舊紅得刺眼。她緊束耳際的栗髮潰散肩頭,襯衣脫卸一半懶洋洋垂墜腰間,嬌小的乳房布料裡若隱若現。如果無視牆面泛黃彷彿過期牛油、雀斑在女主角鼻尖據地為王、窗外卡車毫無情調呼嘯而過種種,畫面倒美好得神似老派情色電影。

「有想我嗎?」她彎身剝落絲襪。
「魂牽夢縈喏。」

那語氣徵詢天候如何也是恰如其份。
終於留在女孩身上的只剩粉底,她緩緩趨近男子,腳步在床沿打住時廉價香水味先一步爬上被褥。

「有多想?」
「這個嘛、試試看就知道了?」

出生入死眼框被血垢黏住睜不開時能想什麼女人。弗雷特里西摟過對方時忖度,有也是聖母瑪莉亞。



Just Wandering.


 



伯恩哈德的視線活脫就是個審判官。
倒沒想從桌子另一頭的喉嚨裡逼出什麼真相,他向來這副剛從葬禮脫隊陰鬱神色。

酒吧裡整潔如同地獄,只有男人的環境;鎢絲燈泡明明滅滅,滿地花生殼和黏膩,正中央連隊士兵們分成兩側--「你老媽知道我多猛」三期生隊和「為什麼不去吃我的屎」四期生隊。行軍生活你得對娛樂兩字放低標準,疲憊時開開黃腔,來勁就像現在這樣:騎馬打仗年輕氣盛醉漢版。
 

鋁製水壺取代旗幟掛在最頂端騎士的頭上,底下隊員磨拳擦掌像秋天的青蛙發出陣陣鼓噪。
還坐在位子上的只有伯恩哈德和弗雷特里西四肢健全。美麗的士兵折損率。


「幹嘛、」弗雷特里西舔掉指尖的鹽粒,猛地向後癱住椅背,圓桌上空盤隨著震動奔跳:「說好最後一片薯餅歸我的,後悔啦?」

死者家屬眉頭微皺以示睥睨,明知道不是這樣。

「你累得像條狗。」語氣平板,目光轉向正中央的熱鬧:「派諾他女兒嗎。」
「啊、噢……這樣也給你猜到。」象徵性搔搔後腦。
 

事實上根本毫無難度可言,也許伯恩靠得夠近足以察覺衣領下的吻痕,正常情況自己應該在人牆頂端追尋水壺的最佳戴法才是,婉拒出陣時隊員們個個臉色刷白噢抱歉認錯人了我們還以為你是弗雷特里西,你有看到他嗎。啊哈哈哈腳扭傷了真的不行啦歹勢。
 

那些女孩教會弗雷特里西紳士禮儀是怎麼回事,星星落到腳邊,坑坑疤疤還不會發亮。他做的事跟打開車門拉出椅子並無二致:女孩們的情人因為各種理由不在,弗雷特里西因為各種理由被找上。一無所有連命都不值錢的年輕士兵,無需認真。這只是跳舞親愛的,我會替活得比較久的男人生孩子。
 

「不也還好,大家有免費啤酒喝。」
 

栗髮女郎的父親擁有這間酒吧和全世界的酒吧。
伯恩一如既往沒應答,估計和胞弟同樣認為這話題價值尚不及薯餅。
 

「看到公報了嗎。」
「看進骨髓裡啦,第二段我還差點哭出來喔?」
 

事實上連公報是什麼都不清楚,密密麻麻印刷字體交代瑣碎細節錯綜迷離,一紙公文墓碑般懸掛交誼廳牆面,無人搭理。真正重要的只有下回任務又該到哪裡送命,但那你在飛船降落後就會知道。想想確實是他親愛老哥會認真鑽研的玩意兒。
 

「我們被分到不同小隊,從下次任務開始。」
「好這下我真的要哭出來了、」
 

他沒來得及笑完便意識到伯恩的沉默,同時刻四期生隊崩坍。
疊羅漢哀號中解體,三期生頭子將搶奪而來的水壺權充鈴鼓拍擊,歡呼吼聲足以讓外頭的人報警動物園沒把大猩猩鎖牢。獲勝隊伍開始繞場(儘管就酒吧尺寸來講那根本是原地打轉),玻璃窗承載凱歌岌岌可危。一個小平頭滾落弗雷特里西腳邊粗話齊發,他看都沒看。
 

「認真的?」蠢問題,對方的幽默感估計懷胎時期就自縊既遂:「但我們是--……噢好吧……」
 

誰跟誰是雙子,對上頭來講比不重要還不重要。
是有聽說現在滿地爬的小鬼幾週前結訓即將正式編列,密密麻麻的嶄新名字和存活下來殘破不堪的名字,輸入程式裡均分成幾小段,ABCDEF小隊流水線上鱗次櫛比。
 

數據將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分開,敬祝身體健康。
 

頸背有螞蟻爬過的搔癢感,伸手去抓卻什麼也沒。
怎麼會怎麼會這麼累。
 

「所以?現在是要交換遺言,」最終騎士兩手一攤,笑容有氣無力:「真情流露一番?坦承弟弟在你心中是多麼可愛無辜恰似春天草原上的小牛……」
 

兄長斜視他的模樣像沒睡醒的獅子。
 

「所以,」士兵們醉態毫無吸引力可言伯恩卻欣賞歌劇般漠然注視,聲音切掉你甚至無法判斷交談對象:「皮繃緊點別死了。」
 

酒吧持續爆炸。他看不出伯恩哈德在想什麼。
 

偶爾會有例外。女孩手指捲著她的或他的頭髮,我想我們可以在一起。
他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士兵捏緊照片默想愛人殷勤勝過祈禱、戒指上刻的名字一兩個音節被磨平,他們太年輕無法不把心寄放某處。死訊抵達時有人替你掉淚,光想就飄飄欲仙。
 

弗雷特里西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沒有答應。女孩無可挑剔,但他沒有那種匱乏,馴豬說抱歉吶森林空氣很好花朵芬芳可是松露沒有就是沒有,我也想吃但真的沒有努力嗅過了瞧我的鼻子都是泥巴和松針。
 

此時此刻他覺得自己接近謎底卻又摸不著頭緒。
 

Fin.







千鈞一髮在最後一句扳彎喔閃閃,真是九死一生差那麼一點點喔閃閃……!!!!(脫力)
會寫續篇。兄弟關係從純正走向亂七八糟的故事、爆字數獨立出來,結果閃閃直到讓人坐立難安wwwww
朋友說濃濃單箭頭味, 不知道該歡呼成功了還是哀嘆無能為力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ltcult 的頭像
saltcult

世界表面是假的

saltcu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