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線無戰事.  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ant
01.

Unlight同人/恐怖雙子+少年仔眼鏡/弗雷特里西R1微捏相關。
如果聽過我講過甜文之類的很抱歉,它其實是低能文......
以下犯上師徒性騷擾醜聞的世界,就由我來守護!(中二主人公調)



 

無法挽回的災難,通常肇於不起眼的錯誤。
你可以慢慢從字典裡翻找足以詮釋的各種諺語,星星之火千里之堤……或更簡單地,看看弗雷特里西吧。

雖然剛完成一次愉快的代課,弗雷特里西並不戀棧。當然啦、跟小鬼打打鬧鬧是挺有趣,但那簡直像幫小雞分辨性別的打工,左一劍右一劍低身格擋、碰!男孩們一一倒地,過程重覆再簡單不過。僅只一隻四眼田雞稍微引起注意:嗯嗯是這樣嗎架勢不錯、碰!

「只有我有空,隨時都歡迎來練習。」之類的也是隨口拋出,沒想到對方狠狠捏住承諾。
自從那堂課以來,眼鏡男孩形同恐怖片裡的鬼魅,在弗雷特里西稍有餘裕時立馬現身無所不在,以無法挑剔的禮貌姿態「請多多指教」後窮追猛打。

應付應付不成問題,麻煩的是那股執著。
他理解像艾伯李斯特這樣品學兼優的少爺,面對世界各種手到擒來,珠算琴藝舞技細緻的臉蛋,手杖往地面落下大海也能一分為二。

──所以無法打倒的自己,被少年認定為由渾沌而生史前的傳說中的不是人的某種存在,必須打倒。弗雷特里西第十五次扳倒對方時心想。麻煩啊~小孩子就是這樣。

某次連隊放風,那股無奈轉為動真格震怒。

年輕騎士快步行過走廊,對所有熟人報以微笑及大方的招呼,事實上除了跟老哥滾床單外什麼都沒在想。而伯恩哈德倚在十幾步以外門口旁,沒察覺到朝自己疾步而來的胞弟(和他熱切的眼神)。


他開口叫喚──



 


「請多多指教。」

 

同上所述,弗雷特里西什麼都沒在想,所以少年的話語……不、連「這掛著眼鏡的路障到底是什麼東西」,剎那間完全無法理解。騎士憑藉身體習於戰鬥的反射輕鬆吃下直擊,運用那股力道反將艾伯李斯特放倒,待一切結束後才找回意識。

「啊哈哈、是小子你啊!真的……」

調侃戛然而止。
因為人生最遙遠的十幾步之外,阿奇波爾多正搭著伯恩哈德的肩頭,興高采烈喋喋不休。中年鬍渣注意到茸毛立領不知為何帶刺的視線,揮手回應。

「嘿呦,你也沒事了吧?今天一起去喝個痛快!」

兄長也朝自己報以輕鬆淺笑,弗雷特里西所期待的雙子獨處佳夜,正式宣告不治。

──喝個痛快!當然!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足夠溺斃一個歐吉桑的啤酒桶。
弗雷特里西花了幾秒鐘活埋惡意,確定自己不會走過去把兄長肩頭上的指頭一根一根扳斷後,深呼吸微笑起身。

一旁的名門之後也搖搖晃晃挺直雙腳。年輕騎士笑意略帶無奈,拍拍艾伯背後。

「不行啦、跟資質及努力沒有關係,那些你毫無疑問具備著。純粹是經歷的差別喔?再打一百遍也是一樣,以你現在的覺悟,要我用上雙手迎擊都嫌麻煩。」

明明想說得再委轉些,大概理智忙著婉惜「如果一切順利,我現在已經在解伯恩第二顆釦子」,不小心實話就從齒間滾落出來。他眨眨眼,加重話中鼓勵的成份。

「等你出陣過一次再來挑戰吧。當然、有其它辦法能打敗我的話也歡迎。」

少年抿嘴沒答腔,地獄大門應聲開啟。
他實在不應該那麼說的。
 

TBC.


 

不行我家閃閃為何連低能文都在發黑wwwwww
比起閃閃這種平常看來萬里無雲、露出本性時不見天日打雷劈死你的類型,還是終年陰天的伯恩相對安全。如果有生物學家對社交花作出分類,閃閃一定是「其實並不是社交花」綱-「只是擺出那種型態方便過活」目-「別傻傻去招惹」科-「眼裡只有哥哥」屬-「第二名是打架」種(亂講)

這篇都沒寫到伯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ltcult 的頭像
saltcult

世界表面是假的

saltcu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